网站首页 乳腺增生 乳腺炎症 乳腺症状 浆细胞乳腺炎 男性乳腺疾病
您当前的位置:上海虹桥医院 > 男性乳腺疾病 >

有时伴有乳头和乳晕增大


  男人,你的胸怀不能太“宽广”(我的版本) 文章起因于一位18岁的男孩来信。信中写道:“我从14岁或15岁起,发现自己的一个乳头隆起来,形状像个小圆锥,当时以为自己开始发育,就没有在意,接着另一个也隆起了,与别的同学相比,我才发现自己的乳房不正常,就像胸大肌与皮肤之间夹了一个小圆锥形的肉块,用手压有些痛,现在压时已不痛了。我曾试图用锻炼胸大肌的办法使周围肌肉与它们平齐,但一点儿用也没有,它们仍挺威风地矗立在那儿,几年来它们未再继续长大,但也未见减小,我不敢穿背心或紧身的T恤衫,也不愿随便出门,真让我苦恼。”字里行间满是一位青春期男孩儿的困惑和苦恼。 接踵而来的又是一条新闻。报道如下:某男孩高考成绩很理想。但最近却愁眉不展,因为看着自己越来越大的胸部,他不知如何迎接未来的大学生活。于是就诊某乳腺科门诊。医生看着他一对发育得像少女般的乳房,轻轻地说:“是有问题…”。男孩的脸立刻红了,结结巴巴地说:“我的胸部异常是上个月才发现的。之前为了赶考,母亲为我准备了很多种补品…”。医生简单回答:“你这种情况医学上被称为‘男性乳腺发育’。” 是的。男人并非只有乳头,下面还有乳腺组织,呈圆盘状结节或弥漫性增大,有时伴有乳头和乳晕增大。局部可感隐痛不适或触痛,少数人在挤压乳头时甚至可见少量白色分泌物溢出。 世上没有纯爷们儿! 初生男婴的乳腺发育,主要是受了妈妈体内雌激素的影响。一旦脱离了母体,新生男婴稍显肥大的乳房基本上会在半年内自行消退,但也有持续的时间长一些的。我们称这种情况为“新生儿的一过性乳腺增生症”。 进入青春期后,下丘脑-垂体-性腺轴开始工作,促使睾丸发育并分泌睾酮(雄激素的一种),让男孩成为男人。但却绝不可能是“纯”爷们儿。因为雄激素虽为男性体内的霸主,却也不敢把雌激素赶尽杀绝,因为雌激素还担负着调节睾丸生精、稳定男性情绪的任务。这时会出现“青春期乳腺增大”。 在慢慢步入老年的过程中,男性大多会伴有不同程度的生殖器功能下降,激素代谢改变等。特别是当身体组织内脂肪含量增高时,外周组织中芳香化酶作用的增强会使雄激素与雌激素的比值明显降低,于是血浆睾酮的昼夜节律变化消失或减弱等。简而言之,就是在发生一连串儿、“多米诺”骨牌式的人体化学反应后,男性的乳腺再次变得“波涛汹涌”。这种情况乳腺增大的几率较高,40%左右。 以上三种情况我们统称为“生理性男性乳腺增生症”。 男性的乳腺,一生都在等待机会! 正常来说,男性的乳腺,应该一生都在休眠中度过才是。但其实它们很不安分,一直都在等待发育的机会。所以,身为一名男性,不论你是婴儿、儿童、青少年还是老年,都有可能“一不小心” 变得“波涛汹涌”。 这种“一不小心”都源自各种引起睾酮生成不足,或其作用减弱,或雌激素产生过多的疾病,比如:肝硬化、酒精中毒、甲亢、慢性肾功能衰竭、营养不良;睾丸肿瘤、肾上腺瘤等;某些先天性疾病等。还有某些药物也是罪魁祸首,它们包括:雄性激素拮抗剂、雌性激素、抗结核药、抗抑郁药、毒品等等。 “一不小心”造成的“波涛汹涌”,我们称之为“病理性男性乳腺增生”。 青春期男性乳腺增大=先天+后天的“一不小心” 让我们回到本文之初。青春期是一个动荡的过渡期,协调不好,一直处于休眠状态的男性乳腺就会“趁虚而入”。那两位男孩儿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所以,望子成龙的父母们,在你们近似疯狂地给孩子补充营养的时候,考虑过这些营养品中究竟含有多少“生物化肥”吗?以及这些“生物化肥”带来的后果吗?而且你们是否知道,因为乳房变大而困扰的男孩儿的比例已经接近60%了! 老年男性乳腺增大=先天+后天的“一不小心” 与青春期男性乳腺发育相同,老年男性乳腺也是在身体内在机能改变和外界条件的双重因素作用下变得“波涛汹涌”。身体内在机能改变,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生理性”、或“先天”,是不可抗拒的。对于外界因素,与青春期男性乳腺发育不同,刺激青春期男性乳腺发育的雌性激素大部分是因为过度营养造成的,而刺激老年男性乳腺发育的雌性激素是因为各种疾病,以及抵抗疾病的各种药物造成的。所以治疗老年男性乳腺增大的难度比较大。 治疗各种疾病、以及防止各种药物的副作用是前提条件。接着加强身体锻炼和合理安排生活是必须条件。最后根据具体情况选择治疗方案。可以是药物治疗,也可以是手术治疗,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上一篇:鲁西化工电子商务男性乳腺增生怎么办好? 下一篇:男生会得乳腺癌吗得了怎么办如题 谢谢了

联系我们

预约电话:021-6465 8121

医院地址:上海市虹梅路2181号(近吴中路)

Copyrights © 2019 上海虹桥乳腺专科医院 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165号

医院地址:上海市虹梅路2181号(近吴中路) 预约电话:021-6465 8121 上海卫监:沪医广【2018】第10-31-G488号